可以免费观看的视频软件

“这里面居然这么大,可是灵石呢?”

唐子君很好奇的看着地下矿场,这会依旧是苏生开车,驾驶是一辆通过性能强的四驱suv,后座是王燕和郑梅,其余人也几乎开车跟着。

“呃,这是一座老矿,能看到的灵石被开采过了。现在大概还有五千块灵石的储备量。”

听到这些,唐子君又问:“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,我以前来过都不知道下面有灵矿。”

苏生回道:“这里原本是天剑宗的产业,他们不是要交赎金吗,还差了点,就把这里抵给我当赎金。”

“啊!”

唐子君算是明白了,更是举一反三的说:“昨晚上你在这里和天剑宗的人交战,才把外面广场打烂了对不对?”

“聪明,我赢了,所以他们只能乖乖交赎金。”

苏生忽然发现原来自家的冰山老婆,并不笨啊,有时候还是可以交流的。

“那你之前怎么骗我说花了五个亿?”唐子君不高兴了,你不可以一直骗我。

“没骗你啊?昨晚上把我的花园广场打烂了,天剑宗当然要赔偿,主动给了我五个亿的修缮资金。”

他说得非常有道理,损坏了赔偿,天经地义。

挖西瓜吃的粉粉嫩鹿角少女轻私房照

唐子君顿时无语,但这种做法确实很苏生,不过她却从话语中捕捉到了关键点,问:“这么说,昨晚上你就在汉东了,那怎么不回家?偏要今早晨回来?”

苏生握着方向盘的手很稳,心里却在想,找个聪明的老婆,未必是好事,难怪古人会说,女子无才便是德,好像也能这么理解。

“苦修还没结束,再说昨晚上我挖矿来着。好了,你留意观察,听说自己找到的灵石,能带来好运。”

这话纯粹是扯淡,转移注意力罢了。

“是吗,那我一定找到灵石。”

唐子君睁大着美眸,仔细观察着沿途经过的地方,她的眼神一向很不错的。

“等等,你怎么往下开?”

“矿洞有七层,你现在知道当年开采这里的工程量有多大了吧,灵石那么贵也是有道理的。”

苏生也在观察,看有没有哪里的灵气冒出来,但更多的也是在参观,昨晚上走上匆忙,没来得及细看。

矿洞往下的路,就跟盘山公路似的,修得很结实,开车速度慢一点,完没问题。

过了好一阵,他们才开车下到了第四层,这是矿洞的中间位置,在这里有一个比较大的空旷地,应该作为以前旷工休整的地方。

他把车停了下来,感觉这个地方有点问题,要确认一番!

其余人也跟着停下,纷纷从车上下来,一共来了十辆车,几十号人站在这里,也依旧觉得空旷。

所有人都抱着能不能找到灵石的想法,东摸摸西看看,就练唐家大公子也是如此,他家可没有这种灵矿,不,洞天福地里面或许就有,只是还没开始开采。

所以多看多学,对他只有好处,这是宝贵的经验。

“叮铃铃!”

忽然唐家大公子接到了父亲的来电,他在暗叹这里居然也有信号的同时,连忙接听。

“唐恒,你人在汉东?”

“是,父亲,我现在和苏先生一起。”

电话那边唐振听了后,点头说:“那就对了,就在刚刚,天剑宗太上长老楚天霸,亲自致电过来,跟我谈起了关于你的亲事。天剑宗有意与我唐家联姻。”

“什么,联姻?”

唐恒反应很大,他虽然知道自己作为下任家主,在婚姻上没有自由权,可从来没想过会和宗门联姻,尤其还是出了名不出美女的天剑宗。

“对,昨晚上苏先生大战楚家兄弟,显然他们怕了,想走迂回路线,和我唐家联姻。我觉得这事可以谈,你呢,先有个心理准备,等跟着苏先生忙完这阵子,就回来,准备相亲吧!”

唐振直接给这事定了调,但如果天剑宗介绍的女子,实在拿不出手,无法带出来介绍给旁人见礼,那还是算了,唐家必须要考虑到下一代的样貌问题。

唐恒苦笑,想他好歹也是霸道总裁,居然会被叫回去相亲,但对方是天剑宗,好坏真不好说。

却说苏生也在四处张望,他总觉得这里有点问题,但具体是什么,有说不上来。

“子君,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里不对劲?”

“什么?没有吧!”

唐子君心里忽然颤抖了一下,这是被吓到的,虽然矿洞里有灯光,但毕竟是在地下深处,说实话,如果不是有苏生陪着,她就是再好奇,也不到下面第四层来参观。

吴正林仔细勘察了一下,也摇头说,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
包括其他人也一样,非要说不对劲,可能就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灵石,该不会是一座假的灵矿吗?

当然昨晚上有见过苏生出手一件斩出灵石的刀客们,已经见识过这里有灵矿了。

“那就奇怪了。”

苏生双目发光,四面八方看了看,灵石看到了一些,却没找到让他心神受到影响的源头。

“叮铃铃!”

突然郑梅大叫了一声,瞬间把手举高,而苏生已经一步来到近前,盯着郑梅手里的那把颤抖的剑,他没有感觉到任何气场环绕,也无灵气干扰,但这把剑自行在颤动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其余人自然也看到异常,但是很奇怪,龚正等练气士手里就拿着剑,为什么没有反应。

“怪了。”

苏生不解的抓上剑柄,之前他在上面用过这把剑,没这种事发生啊。

“咦!”

他的力量何其恐怖,抓住后就控制住了剑身,但依旧能明显感觉到颤动。

“唐老,吴老,你们见多识广,知道李九州这把剑有什么不凡吗?”

苏生说着把剑拔了出来,断掉了一截,其余真没什么,要说是宝剑也不假,却也没到神兵的程度,不然何以被他斩断了三寸剑尖。

“不知道,李九州是天下名宿,之前多年没出来活动了。”

两人都摇头,确实没听说过什么,反倒是对另外一柄竹剑,多少有些耳闻,但这会毫无关系。

“嗡!”

苏生突然把剑抛了出去,只见这柄剑居然在空中一个盘旋,颤动中刺进左边一面石壁之中,没入一尺有余,剑身犹自颤动。